EN
企业动态

金山学术云讲堂精彩开讲:炎症性肠病(IBD)的内镜诊疗

2020-10-01

今年安倍晋三因旧疾溃疡性结肠炎(UC)复发第二次辞去日本首相职务。因安倍首相被这种疾病折磨了几十年,溃疡性结肠炎(UC)被日本民众称作安倍结肠炎

在中国,也已有近58万溃疡性结肠炎(UC)患者饱受持续或反复发作的腹痛和腹泻,黏液血便,而又里急后重的折磨。
溃疡性结肠炎(UC)与克罗恩病(CD)都属于一种慢性非特异性的肠道炎症性疾病,合称为炎症性肠病(IBD)。炎症性肠病这几年发病率明显攀升,已成为我国消化系统常见疾病。
胶囊内镜作为一项先进的消化道影像技术,对IBD的初次诊断、监控疾病的复发、明确病变的范围和严重程度、评估药物及手术治疗疗效等具有重要意义。
926日,吉林省人民医院消化内二科主任齐玲芝,山东中医药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消化中心主任江学良做客金山学术云讲堂,分别以《胶囊内镜在IBD领域中的临床应用分享》、《从内镜质控标准谈规范化个体操作》为题做了学术分享,以云讲堂的形式向全国消化科的医护人员普及胶囊内镜在IBD诊疗中的应用

配图1.webp.jpg



克罗恩病(CD)的胶囊内镜适应指征

配图2.webp.jpg

配图3.webp.jpg

配图4.webp.jpg

齐玲芝教授、江学良教授均在讲堂中指出了克罗恩病(CD)的胶囊内镜适应症——疑诊CD,但胃肠镜与影像学检查为阴性;监测术后克罗恩病复发、黏膜愈合情况。

与CT和核磁共振的间接成像方式有所不同,胶囊内镜获取的是直视下的医学影像。金山科技OMOM胶囊内镜,直接探入消化道内部,如同使用微型照相机近距离宽景拍摄成像技术,能够清晰显示肠道粘膜表面细节,直接探视CD,较CTE/MRE医学影像检出率更高。

对于普通内镜及双气囊小肠镜(DBE)的耐受性差,胶囊内镜(CE)是一项舒适化的检查手段。金山科技OMOM胶囊内镜是利用无线通讯传输技术,实现非侵入性医学诊查,无痛、无创、安全、便捷。对术后CD患者,因新吻合口未完全愈合,不宜接受侵入性检查,胶囊内镜CE仍是其复发监测的首要选择。

配图5.gif



胶囊内镜滞留的预防与处理

因克罗恩病(CD)容易导致小肠狭窄梗阻,为预防胶囊内镜检查出现滞留,齐玲芝教授在讲座中指出针对克罗恩病(CD)的胶囊内镜适应症和禁忌症要控制更严格一些,强调了预评估的重要性,要求在检查前需要采用CTMRE进行影像学评估,没有小肠局部狭窄梗阻的患者方可行胶囊内镜检查。

齐玲芝教授和江学良教授都在讲座中总结了处理胶囊滞留的方法。

首先经内科保守治疗后胶囊自行排出,或经过克罗恩病药物治疗后,小肠粘膜炎症消退胶囊可排除。当药物治疗无效的胶囊滞留,再行经口经肛小肠镜下进行肠道狭窄扩张时顺便将胶囊取出。如未能在小肠镜下取出的滞留胶囊,应考虑外科手术取出。

配图6.webp.jpg

配图7.webp.jpg

针对外科手术取滞留胶囊的情况,齐玲芝教授分享了他们医院的病例。一位小肠白塞病患者出现胶囊嵌顿于回肠末端,小肠镜没法取出,经检查发现滞留处有腺癌,于是就不用再考虑小肠镜狭窄扩张取胶囊,直接对患者进行外科手术。患者因胶囊滞留而被发现腺癌,反而得到了外科手术救的及时救治。

江学良教授称赞了齐玲芝教授关于胶囊滞留发现腺癌后行外科手术的经典病例分享,就胶囊滞留话题他补充道,一个小小的胶囊内镜在克罗恩病(CD)患者肠道发生滞留,也说明了患者肠道本身存在梗阻或狭窄,梗阻和狭窄并不是胶囊内镜造成的。这种肠道状况需要经口经肛小肠镜下进行肠道狭窄扩张处理,处理过程中顺便施以胶囊取出术。胶囊内镜不仅探测了CD病患肠梗阻或狭窄的部位,而且还为小肠镜的进镜方式提供了指导。


 随着MEMS(微机电)技术的不断发展,金山科技OMOM胶囊内镜体积变得更小(11mmX25.4mm),加上医学专家们在克罗恩病(CD)胶囊内镜适应指征的临床规范,以及预防和处理滞留上的经验总结,OMOM胶囊内镜已经成为消化医师诊疗IBD的重要武器,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